衰退年难有总统能连任!华尔街押注大选前市场波动率将飙升……

浏览: 发表时间:2020-06-10 14:49:26

美国当前正式陷入衰退,给总统特朗普的连任之路再添障碍。而金融市场的交易员们也开始提前担心,大选前市场波动率可能大幅飙升。

许多选民本来已身处经济痛苦之中,而周一官方正式宣布的“衰退”标签更是雪上加霜,他们会在11月大选投票时考虑谁才能带领经济复苏。



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周一表示,受新冠病毒大流行影响,美国经济在2月结束了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扩张,滑入衰退。NBER的商业周期测定委员会表示,委员们“得出结论,鉴于就业和生产的空前滑坡,及其对整个经济的广泛影响,有理由将这一时期定义为衰退,即使它最终比之前的衰退持续时间更短。”


就目前而言,经济衰退的来临,恰逢在新冠疫情、相关经济影响以及呼吁种族平等的抗议活动下,整个国家的痛苦不堪造成特朗普支持率普遍下滑之际。


汤森路透/益普索在6月8-9日进行的调查显示,前美国副总统、预期中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登记选民中的支持率已领先共和党的特朗普8个百分点。该调查还发现,39%的美国公众支持特朗普任期内的表现,57%的美国公众不支持。


上周的另一项调查中,超过55%的美国人称,他们不赞成特朗普对抗议行动的处理方式。此外,备受关注的投注网站PredictIt显示,拜登领先特朗普9点,一个月前则还是特朗普领先6点。



☆衰退年难有总统能连任

事实上,历史也证明,每当大选年经济陷入衰退时,选民往往会抛弃现任总统及其政党。


尽管历史很漫长,但大选年的衰退还是相当罕见的。根据NBER的数据,最早的案例要追溯到1860年。当年三季度美国经济陷入衰退。随着南北双方在奴隶制问题上的斗争愈演愈烈,时任民主党籍总统詹姆斯·布坎南(James Buchanan)决定不再寻求连任,他的政党在奴隶制问题上分裂为北方和南方两派(各自产生一个提名人),最终内战爆发,共和党人林肯(Abraham Lincoln)当选总统。


1920年1月,又一次选举年的经济衰退在60年后才出现。民主党籍总统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曾希望竞选连任,但在党内选举中就输给了“黑马”James M. Cox,最终后者又被共和党人Warren Harding以压倒性的优势击败。


美国经济随后在1948年又迎来了选举年衰退,当然这次有些特殊,NBER将这次衰退的开始日期确定在1948年11月,而大选则于11月2日就已举行。当民主党总统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击败托马斯·杜威(Thomas Dewey)时,美国经济是否已处于衰退之中?难以确定。即便如此,杜鲁门的连任也只是一场出人意料的险胜。


到了1960年,在当年4月开始经济就陷入衰退的背景下,这场竞选导致的色彩更加明显。在共和党籍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任期受限的情况下,他的副总统理查德·尼克松以微弱劣势输给了民主党籍总统肯尼迪(这也促使尼克松在此后成为总统时对美联储促进经济增长的权力产生了痴迷)。


1980年选举年的情景与当前的局势最接近。当年的6月3日,NBER的商业周期测定委员会在马萨诸塞州剑桥召开会议,宣布1980年1月是衰退的开始。这对时任民主党籍总统卡特来说是个可怕的消息,五个月后他在竞选连任时输给了共和党籍的里根。



尽管上述样本量较少,同时影响选民行为的其他因素也有许多,但是历史记录依然证明,在大选年陷入经济衰退,往往是时任总统几乎无法克服的负担。即使是在选举年之前开始的经济衰退,比如在2007年12月陷入的经济衰退,也会产生强大的政治影响。


☆华尔街押注大选前波动率将飙升

特朗普似乎已敏锐地意识到这种危险,正在尽一切努力提振经济。这也无怪乎在上周五非农数据表现强劲后,其在社交媒体上喜形于色。不过,随着全美陷入抗议动荡,且疫情随时有二次爆发的可能,其连任之路依然阴霾笼罩。


而拜登近期则表示,2009年他担任副总统时,前任乔治·W·布什政府留下的是经济衰退。他表示,当时他带领美国经济开始复苏并走向扩张,这一扩张直到今年2月份才结束。这次他还能做到,不过是以总统的身份。


对于大选民调的此消彼长,业内人士当前显然不敢疏忽大意。近几周,围绕选举引发市场波动的担忧再度凸显,尽管市场整体波动有所减弱,而且股市飙升。被称为华尔街“恐慌指标”的Cboe波动率指数(VIX)期货显示,大选前市场波动性预期明显上升。


据Susquehanna Financial Group的数据,9月和10月期货价差显示,波动率指数期货反映出的选举相关风险已升至2012年和2016年大选前水平的三倍左右。波动率指数期货反映市场对到期后一个月波动性的预期。



分析师称,若民主党获胜,可能威胁到特朗普主导且受到华尔街普遍欢迎的政策,包括降低公司税税率和放松监管。“拜登可能的胜选...以及‘民主党大获全胜’的结果通常被视为对市场更不友好的结果,”BofA Global Research分析师在近期的客户报告中称。


对冲基金Hercules Investments首席执行官James McDonald表示,“我认为选举将带动波动率大幅飙升。”McDonald预期,在11月3日大选前几周选举相关的交易将大增,计划部署期权和期货策略,以善用一旦结果出炉后波动率飙升的情况。



选举相关的担忧与近期整体市场波动率下滑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波动率指数跌至2月底以来的最低水平,而标普500指数从3月23日的收盘低点上涨了44%。


税收一直是两位总统候选人立场截然不同的主要领域。拜登批评特朗普2017年的减税措施,并承诺将其中一些减税措施予以撤销,此举可能给受益于该立法的公司造成压力。高盛分析师估计,拜登的税改如果实施,将导致2021年标普500指数成份股公司的每股盈余(EPS)减少约20美元,降至150美元。高盛称,Netflix(网飞)、Visa和Salesforce.com等公司从2017年税改中的获益高于平均水平。


当然,就目前而言,若是特朗普胜选,也未来一定有利于股市的长期前景,因其胜选可能引发贸易争端持续发酵的担忧,过去几年中这一问题经常扰乱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股票衍生品策略师Amy Wu Silverman说,金融和科技类股票以往对于加强贸易监管和限制的威胁尤其敏感,随着大选临近,这些行业可能会又会变得更加动荡。


 

版权所有 © 北京偲佚科技有限公司   |   邮编:100062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白桥大街十五号嘉禾国信 309室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